我是學工程的,高工讀建築、大學讀土木,現在做的卻都是不相關的事…

其實這陣子都在等工作,原本寄望在八月以後,玉管處會釋出幾個高山步道的工程,今年的“收入”就靠它了…上週,台東林管處突然冒出一個嘉明湖避難小屋的整修工程,老闆問我要不要做﹖我說做啊,上一次的翻新也是我們做的,這一次整修怎麼能放掉﹗而且它的工期也正好跟玉管處的工程錯開了,等於是兩邊都可以顧到﹗

  也是上週,動物園的助理美眉也丟了一個工作機會叫我去試,我看了資格後跟她說,我的學歷不足,而且也不是相關科系,最重要的是我手上有百餘棵小苗要顧,我寧可呆耗在山上顧這些小苗,至少我做的這些是對的事,至少我不必去跟別人鞠躬哈腰﹗

  嘉明湖避難小屋的工程明天開標,所以昨天午後大雨之後,苦等近兩小時雨勢未歇,原本就打算還是留在山上好了,免得下山又要淋雨又要走濕滑的山路,可怕的是,還要橫渡那條山溪。但是老爸一通電話希望我回家,讓我不得不冒著雨,騎機車滑行在山路上,原本還想到了過溪處,如果河水已經暴漲,就回頭上山等過些天溪水退了再下山…幸好,過溪處的溪水雖然有漲,還只是到膝蓋處,水流還不算急,於是就強渡了﹗

  既然已經冒險下山了,今天就不可能再“冒險”上山去…這也是前幾天得知“梅雨季節”來臨時計劃好的,只是氣象預報的下雨晚了幾天…我也就晚了幾天直到今天才有得“休息”…但休息也只是不用上山工作而已,明天要開標的工程內容我還沒過目,所以一早就去找老闆想先看一下計畫書,但是一直遇不到人,今天是上班日,卻一整天都看不到他人走動,直到傍晚…

  吃飽飯再去繞一次時,家後做家具的鄰居把我攔下來,問我說公司那方向前天發生打人的事件,聽說跟工程有關,不知是誰被打…我一聽就大概猜到了,到公司前要找其它人問確定時,一位便衣的警察過來問我事,也從他口中確認了是老闆被人打了,我很直接的跟那位警察說,應該是跟他監工的工程有關…

  也是一個月前,老闆還問我有沒有空幫他監工,身份是監造單位的監工,當時我是挽拒了…我說依我的個性,一定會得罪人,會出事﹗只以朋友的身份,教了他幾招防止包商偷換試體的方法…但我當時卻沒想到老闆的個性比我還硬…老闆認為只要自己站得穩腳,就可以得理不繞人…

  台灣的公共工程一定要這樣嗎﹖低價搶標然後偷工減料,人家盯著不讓你偷工減料你就來暗的打人﹖我想,這也是我不大想碰工程界的原因吧﹗

PS: 老闆為人正直,典型的農家子弟,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…他由山區工程起家,不會偷工減料,專撿“硬”的工程來做,也是我還願意幫他做山區工程的原因﹗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andervogel 的頭像
wandervogel

秘境.山居

wandervog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ychichi
  • 真不喜歡這樣的工程文化,好像就是在鼓勵人說謊。但是話又說回來,如果這種情況在台灣是常態,那麼,會不會「說謊」才是「正常」?
  • 前幾天在山上遇到一位放夾子的原住民,他很訝異我敢一個人在山上工作又過夜,他說現在山老鼠身上都帶槍的,看到不對的馬上就射過去了…這也是以前老爸反對我去考巡山員的原因…不只是工程界,很多地方都有看不到的黑暗勢力…

    wandervogel 於 2009/05/31 21:18 回覆

  • 雪
  • 好黑暗的社會…